中堂。

林思君正站在堂前,打量着屋内的布景。

两盆袖珍紫竹立在窗口,地上铺着浅灰色的织云毯,低调奢华,却又不显山露水。墙上还挂着一副虎啸山林图,画中的山君威风凛凛,由内而外透出一股精气神来。

是吴庆之的真迹。

这等画作,绝不应该挂在一户普通人家的墙壁上。

事事都透露着反常,处处都是破绽。

她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心里暗道这些人实在太蠢。

这么明显的漏洞,连自己都骗不过去,还想骗谁啊?

见到林思君神情有异,一旁侍立的灰衣家丁还以为她等得有些急了,于是开口道“夫子一定是等急了吧?我去后堂看一下我家主人。”

林思君看了他一眼,道“好,你请便吧。”

不出片刻。

马脸男子便跟在灰衣家丁身后走了出来,看到林思君时顿时换上一副笑脸“抱歉,夫子久等了。刚刚与我内人处理了一些家事。”

“哦,无妨。”林思君点了点头,看向他身后,道“咦,吕黑娃呢,他不是进去找你了么?”

马脸男子笑呵呵的道“他家里有点事儿,就先走了,不用管他。”

“夫子请坐吧,饭菜已经做好了,正让家丁们端过来呢。”

“好。”

林思君应了一声,两人分宾主而坐。

少倾,有一宫装红裙女子从屏风后缓缓走出,身后跟着两个下人,各自托着一个红底木盘,盘里盛放着酒菜。

马脸男子见状起身介绍道“夫子,这是我内人秦孙氏。为恐闲言碎语传出,对夫子清誉不利,便由她来陪夫子饮宴吧。”

说着便向红裙女子使了个眼色。

红裙女子会意,热情的坐在了林思君身边,道“夫子为我夫君特意赶来,妾身不胜感激。仅以此米酒聊表谢意,还望夫子莫要拒绝啊。”

身后那两位下人上前一步,替二人斟上了美酒。

林思君看了红裙女子一眼,也不拒绝,举杯一饮而尽。

“不必谢我,依你家君子这症状,能不能救我也不确定。”

红裙女子笑道“即使救不成,也是命数如此。而夫子能值此帮我们一把,已是莫大的恩惠,怎可不谢?”

“来,夫子,我再敬你一杯。”

“好。”

两人举起酒杯,搭配着饭菜,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不出一时三刻,林思君娇艳的脸颊上便泛起了红晕,眼中也升起一抹醉意,神色变得迷离起来,美不胜收。

这一幕看的一旁的马脸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站起身对红裙女子使了个眼神。

红裙女子会意,举杯对林思君道“夫子,再来一杯?夫子?”

她轻轻摇晃着林思君的手臂。

“夫子,你醉了吗?”

红裙女子松开手,林思君缓缓地倒在了她怀里。

她回头看向马脸男子,打了个手势,轻声道“真醉了”

马脸男子走了过来,小声道“夫子,夫子?”

二人接连试探了一番,终于是确定,林思君,真的醉了!

“奇怪了,‘散’还没用呢,怎么醉的这么快?”马脸男子疑惑的嘟囔了一句,看向红裙女子,道“看着她,我去叫罗少爷。”

“诺。”

……

过了片刻,罗辰脚步匆匆的从后堂走了出来,看到斜靠在红裙女子肩上的林思君,醉眼迷离,一副惊人的美态,他不由呼吸急促了起来。

快步走到林思君身前,就欲伸手去搂住她柔软的腰肢。

可是手伸到一半,却像是遇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再难前进半分。同时,罗辰胸前悬挂的灵玉吊坠白光大作,如长虹贯日,竟然无风自燃了起来。

罗辰大惊!

他记得赠与他灵玉的那位灵官说过,若是灵玉自主燃烧,说明遇到了极为厉害的“不详”。这种情况下,生还的可能性,不足一成。

可是放眼四望,这中堂内就只有他、马脸男子、红裙女子和林思君四人。

四人他都多少了解一些。这其中,谁,会是“不详”呢?

罗辰心里有些乱了。

这时林思君也缓缓坐直了身子,美眸中闪过一抹异色,看向罗辰道“罗公子,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为人讨厌了些,心还是善良的。我还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你。”

罗辰“……”

接二连三的状况,已经让罗辰有些懵了。

他不明白,本来说好已经醉了的林思君不知为何又醒了过来。

什么意思?

这不是故意让他难堪么?

“还有你……”林思君转头看向了红裙女子,“你也是女人,当知道我若被灌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可你不加阻拦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助纣为虐呢?”

红裙女子讪讪的低下头去,不敢言语。

显然,她也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

只有那马脸男子仍然心大无比,还在一旁怂恿道“罗少,上啊。左右已经走到这儿了,还能把人囫囵的放回去不成?”

“罗少,罗少?”

罗辰此时被那只躲在暗中的“不详”吓的两股战战,汗流浃背,哪还有空去想那些旖旎的心思?

“你怎么了罗少?我……”

没等他把话说完,林思君已然看向了他,目中泛起冷意“你,该死!教人为恶,罪加一等。”

“哟?”林思君的语气并没有吓到马脸男子,反倒是让他觉得有些好笑,“我叫你一声夫子,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审判起我来了?”

“罗少,你上不上。你不上,兄弟我可要上了!”

见罗辰仍然紧绷着脸没有搭理他,马脸男子顿觉无趣,伸手朝林思君白皙纤细的手臂抓来。

涔——

戮力化为剑锋,直接穿透了马脸男子的喉咙。

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便已魂飞魄散,脸上还挂着生前的荡漾笑容。

砰——

身子僵硬的倒了下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在场的罗辰和红裙女子都愣住了。

过了半晌,二人才反应过来。

红裙女子猛地站起身,一边尖叫一边仓惶朝外逃去。

而罗辰则定定的立在原地,并没有移动半分。

他知道,谁是那只“不详”了。

妙书屋

wonengtunshiyaoo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能吞噬妖魔,我能吞噬妖魔最新章节,我能吞噬妖魔 读书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