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隐身战斗姬 第104章 毒

小说:我的隐身战斗姬 作者:皆破 更新时间:2020-01-05 00:35:10

'>

男人手里的球棒再也握不稳了,上下牙直打架。

女人紧紧把小男孩抱在怀里,体若筛糠。

“你……你是人是鬼?”男人颤声说道。

“哎呀,别这么紧张嘛……”梅一白笑着把嘴张开,“很惊讶么?如果没有这个东西,我是怎么凭借纸条上的气味找到你们的?”

她的舌头本来就比普通人稍长一些,在舌尖位置又延伸出了一条长长的蛇信子……若把蛇信也算成她舌头的一部分,整体长度恐怕有成年人小臂那么长。

蛇信灵活异常,在空气中快速伸缩游动,如同少年闰土手里的双尖钢叉……

夫妻俩和男孩哪见过如此恐怖的人,看到她舌头的全貌,吓得面如土色,尤其是男孩更是吓尿了,一滩热流直接滋在裤裆里。

“哎,你们为何怕成这样?我又不会吃了你们。”她笑道,“我是来做生意的,只要拿到应属于我的东西,我马上就走。”

说着,她从兜里掏出一个便携式手术包,拉开拉链,里面是手术刀等手术用品。

“你们不用怕,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你们要做就是睡一觉——至于伤口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令伤口很快愈合,当你们醒来之后只会多一条不太明显的疤痕而已。”她安慰道。

但这样的安慰只能使三人更加恐惧。

“快一些,我的时间很宝贵……你们应该是一家人吧?难道没有谁会为了家庭主动站出来吗?反正只是一颗肾而已,又不会影响什么,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干重体力劳动的人,用一颗无用的肾换来一大笔钱,这笔买卖很划算啊。”她轻松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去巴厘岛度假似的。

讽刺的是,夫妻俩本来是擅自决定让女儿为家庭做出牺牲,现在却轮到他们必须为家庭做出牺牲了。

“啊,如果你们是怕疼,那更是多余的担心。”

她故作恍然状,把嘴张得更大,指着牙床说道:“看见这两颗牙齿没?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

她大部分牙齿与普通人无异,唯独上牙床的左右两颗虎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颗细长、弯曲、半透明的獠牙,像是毒蛇的毒牙。

“这两颗牙齿,来自于印度的一种眼镜蛇,那种蛇的名字你们肯定没听说过。”

她用长长的蛇信缠绕着毒牙。

就算是她,也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毒牙的存在,等完全适应了,她才又在口腔内埋入毒囊,否则如果不小心被毒牙划破口腔,她也会吃很大的苦头。

“在我的故乡,那里的人实在太穷,穷到连非法药物都吸不起,所以同胞们为了找乐子,想到很多有趣的点子。”她遥望西南,仿佛隔着万水千山注视着那片贫穷炎热的南亚次大陆。

“有一个男人,他的瘾头太大,普通的非法药物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于是他尝试着……吸眼镜蛇的毒。方法就是让眼镜蛇在自己的舌头上咬一口,让适量的毒液进入体内。眼镜蛇毒里含有一种名为cobratoxin的神经毒素,这种毒素是一种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nAChR)的拮抗剂,在临床上,这种拮抗剂可以用来当作镇痛药物代替吗啡,所以也能用来代替……啊,我这么讲,你们是不是听不懂?我真是一个不太合格的老师啊。”

她懊恼地挠挠头,叹了口气,“总之,这种毒素进入人体之后,会令人产生长达三至四星期的‘高度兴奋与幸福’,其他那些传统的非法药物跟这种毒素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只不过,那名男子可以说是行走在刀锋边缘,如果眼镜蛇注射进他舌头里的毒液稍微过量,他恐怕就……在高度兴奋与幸福中死去了吧。”

夫妻两人听得不寒而栗,他们早听说三哥多奇葩,没想到居然能奇葩到这种程度……让眼镜蛇咬自己的舌头来过瘾,这TM是人能干出的事吗?

“你们不用羡慕,我给自己装上的这两颗毒牙,就是来自于同款眼睛蛇,毒囊则埋入我口腔内壁的皮下。一会儿我与你们其中一人舌吻的同时,会轻轻咬破你的舌头,你就可以亲身体会到长达三四周的高度兴奋与幸福了,在这期间你绝不会感到伤口的疼痛,等三四周后,毒素效果消失的时候,你的伤口也早已愈合不疼了,所以你们完全不用担心和害怕……”

说到这里,她俏皮地笑道:“你们需要担心的反而是——你会不会因此而产生依赖感,效果消失后再想办法找到我,恳求我再咬你一次。”

夫妻二人早已吓得噤若寒蝉,但他们的神情分明在说:谁会那么傻?以为我们是三哥吗?

“不相信么?”

梅一白信步走到窗边,哗啦一声拉开窗帘,“看看下面那些人。”

夫妻二人战战兢兢地凑到窗边,向下望去。

他们的房子位于五楼,从窗边可以看到路灯下徘徊着好几个陌生人,有男有女,这些人用古怪的眼神齐刷刷抬头与他们对视。

“这些人以前也不信,现在嘛……为了求我再咬他们一口,他们可以为我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比如在警车来的时候主动钻进警车的车轮下,以阻挡警车。”梅一白微笑,“所以你们不要考虑反抗、逃跑或者报警之类无聊的把戏,痛痛快快地配合我,咱们可以尽早结束这一切。”

夫妻俩如坠冰窟,被残忍地断绝了一切挣扎的希望。

“不要那么垂头丧气嘛,跟你们讲,我的吻技可是超棒的,绝对值回票价!”她的视线在三人脸上来回巡梭,“那么是谁来呢?”

她望向女人,颇感兴趣地说道:“女性我也是可以的哦。”

“还是说……由我来作为导师,让这位小帅哥迈向成人的阶梯?”她的视线落在男孩的脸上。

男孩的脸莫名一红,但他的眼睛马上被他妈给蒙住了,“宝贝,别看她!”

“或者……果然还是由一家之主做出一点点牺牲和奉献呢?”梅一白盯着男人,挑逗地舔了舔嘴唇。

男人扑通一声跪下来,磕头如捣蒜,“求求你,这屋里你拿走什么都行,我们绝不会报警!你想要钱,我们也可以写借条,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我不要别的东西。”她轻快地走向他们。

“等等!”女人像是刚想起什么,满头冷汗地说道:“你是超凡者对吧?我听说,超凡者是不能随意伤害普通人的,否则……”

“那种自我束缚的清规戒律,只对正人君子有效,你们觉得我像正人君子吗?”梅一白噗嗤一声笑了,“当然,你们也不是,正人君子不会跟我产生交集,对吗?”

她妖娆的背影在灯光下宛如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而其他三人则像是被扔进蛇窝里的三只小白鼠。

大约半小时后。

“嘻嘻……哦哦,我飞起来了……飘啊飘啊……呜呜……小火车开动啦……呜呜……学妹,我喜欢你……跟我交往可以吗……***,你不能这样啊,我有女朋友了……结婚……咱们结婚吧……我……我当爸爸了……嘻嘻……”

男人光着上身躺在餐桌上,但并不是为了表演男体盛之类的刺激节目。

他的瞳孔放大,视线没有焦点,口中胡乱地呢喃,脸上的表情非常放松而安逸,仿佛身在云端。

他在做梦,无比美好的梦,梦里是纯粹的快乐时光,以现实经历为基础的妄想,比现实中的一切快乐百倍。

他的左下腹有一道新鲜的伤疤,是刚缝合的刀口,刀口长度并不长,可能也就相当于成年男子的拳头宽度,也没流多少血,足以证明施术者的技术精湛。

秘医梅一白,或者说是被红叶学院内部用“弗兰肯斯坦妮娅”代称的这个女人,神态轻松地从卫生间走出来,她的手还有些潮湿,因为刚掉手上的血污。

她扯过餐桌上的纸巾把手擦干,查看了一下男人的瞳孔,一切尽在掌握,这毕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手术。

在男人体内,蔓延至整个身体的毒素起到了麻醉作用,他从头至尾都没感觉到痛苦,也许除了舌头被她的毒牙刺破而微痛的那一下之外,但她相信他当时的注意力全被她的吻夺走了。

她是专业的,很讲信誉。

手擦干后,她将手掌贴在男人的左下腹刀口旁边,发动能力。

皮肤之下看不见的伤口内部,神经、血管、肌肉纤维正在重新结合并生长,她的能力可以极大加速这一过程,如果有必要,连断掉的骨骼都可以很快重新生长在一起,而到了她这个阶段,甚至可以强迫不属于同一物种的神经、血管、肌肉纤维与骨骼生长在一起,并且强行镇压体内的排异反应。

这一过程对她而言早已炉火纯青,在动物身上试验过无数次,在活人身上也实验过很多次,否则她怎么敢贸然把蛇信和毒牙装在自己的身体上?

当然,这个男人只是被取走了一点儿东西而已,用不着那么复杂,所以她的手掌只贴合了几秒就收回了。

连纱布和绷带都用不着,到了明天早上,伤口看起来就像是一两个月前的旧伤了。

“讲道理,没什么痛苦就能轻松换来500万,这么公道的交易去哪找?一个个的却搞得我像是坏人一样……”

她无奈地自语道,侧头瞟了一眼主卧室的门,那扇门紧紧地关着,女人和男孩就躲在卧室里不敢出来,还把门反锁了。

这个男人倒是有几分骨气,挺身而出代替那母子俩为家庭做出牺牲,只不过……这一家人最初规划的人选,恐怕不是他们自己吧?

这种事她见过很多次,有人为了得到钱,把家里的老人、残疾人、精神障碍者或者小孩子这些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推出来,而她也照单全收,生意就是生意。

这次似乎有些特殊,这就是所谓的害人不成反害己吧。

她的蛇信快速探出嘴唇外又收回,蛇信捕捉到空气里残留的气味分子,包括另外几个人的味道,气味还挺新鲜的,应该是白天才离开,其中一人的身上沾染着这个家的味道,应该就是这一家人预定的牺牲品,但不知什么原因不在了。

通过气味分子本可以分析出更多信息,但她仅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因为她给自己移植了蛇信,却不能给自己移植蛇的神经和大脑,所以她得不到蛇类神经和大脑里专门处理气味信息的那部分功能,只能凭借自己的大脑强行分析和计算。

假如一个人从出生时就只能看见黑白两色,突然有一天他能看到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那他依然不知道何谓红、何谓蓝,他没有这个概念,只会因为新奇而陌生的世界而惊呆。

她的情况也差不多,气味分子携带的信息量异常庞大,但她只能分析出其中的一小部分。

就算是她也暂时不敢将蛇的大脑与她自己的大脑相结合,因为她不确定那样的她……是否还是她。

尽管如此,记住一个人的气味并追踪,她还是能做到的,她就是这么通过纸条上的气味找到这个家,前提是气味要比较新鲜才行。

保温箱上还有半个血手印,她用纸巾把血迹擦掉,对卧室门说道:“好啦,我的工作完成了,马上就走——人在餐桌上,钱在地板上,我离开的时候会帮你们把门锁好,尽快把钱拿到银行存起来吧,别乱花光哦。”

卧室内没有反应。

她拎起比来时轻了很多的保温箱,“那我走了,下次如果有需要,尽管再来找我,方法你们是知道的。”

说完,她离开这间房子,坐电梯下楼,至于屋子里面那三人之后的情况,她并不关心。

她一走出楼道,好几个徘徊在周围的人立刻众星捧月般围了上来,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奴隶在仰视君王,可以随时为她生、为她死,只要她给他们一点点小恩小惠就行,比如吻他们的同时在他们的舌头上轻咬一口。

一辆豪华休旅车开过来,停在她面前,司机同样是她的人。

她和他们上了车。

“肾源已搞定。”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通过加密渠道给某位深受肾衰竭折磨的大财阀发去消息。

不需要照片或者视频当作证据,她的信誉本身就是保证。

打字的时候,她露出的手腕上可以看到一条橘红色的纯绵手绳,但这可不是本地女子为了美观而佩戴的手绳,这条手绳是圣线,代表她高贵的种姓。

几秒后,她收到一条回复。

“请查看账户。”

她进入开设在卢森堡银行的账户,看到账户余额增加了2500万,单位是欧元。

等手术成功,还会有另外2500万欧元汇入她的账户。

没错,她的要价比市价贵很多,但即使如此依然有人愿意买单,因为她可以保证肾的成活,她可以保证不会产生致命的排异反应,甚至连双方的血型是否相同都无所谓,所以她值这个价钱。

对真正的富豪来说,花5000万欧元换自己一条命,很贵么?

是花500万欧元找普通名医做一场成功率听天由命的手术,还是花5000万欧元找她这位超凡者秘医做一场必定成功的手术?

任何富豪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选择前者的不配被称为富豪。

她扫了一眼余额里的数字,随手就把所有余额尽数汇入另一个账户,那个账户也是她的,由她留在祖国的朋友代管。

她在这里赚的大部分钱,都汇回了她的祖国,那个炎热、贫穷、肮脏、贫富差距极大的南亚次大陆国家,相当于从这里吸血,往那边输血。

身为婆罗门的一员,她并不在意自己拥有的金钱,她更渴求精神与躯体的升华,她相信终有一天,她的祖国会摆脱贫困,凭借庞大的人口傲立于世界之巅,而像她这样高贵的雅利安后裔,则会站在国家之上。

更何况,有这些身为她下仆的普通人,为了得到她的剧毒之吻不惜付出任何代价,比卑贱的贱民还要低下,她根本不需要花自己的钱。

她选择这座城市蛰伏,是因为红叶学院坐落在这里。

红叶学院的存在令这座城市附近云集了大量政商巨头的势力,有利于她做生意,这是她贫穷落后的祖国无法比拟的。

比如这次做交易的富豪,就是红叶学院里一位千金小姐的爷爷,因为疼爱孙女而搬来此处,被肾衰竭折腾,每周都要去医院透析,在他前面排队等肾源的人有一长串名字,长得根本看不到头。

他愿意花5000万欧元换取晚年的天伦之乐,没有讨价还价。

她就喜欢与这样的痛快人做生意。

当然,与红叶学院成为邻居,无异于与猛虎同眠,这也没办法,机遇总是伴随着风险,而且她内心之中也挺喜欢这种走钢丝般的刺激感觉,就像祖国的那名男子以毒蛇噬舌来享乐似的,她也享受着这种游走于危险边缘的乐趣。8)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的隐身战斗姬,我的隐身战斗姬最新章节,我的隐身战斗姬 大家读书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