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头说把方雾寒的五脏六腑给撞出来了都不过分,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咽下喉咙里的这一口气,就被那股强大到让他完全无法驾驭的力量顶飞出去。

那声憋在喉咙口的闷响却怎么也没能发出来,方雾寒先是感觉胸口上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一下,随后后背上又传来了这样窒息的感觉,随后又看到自己被那次代种用脑袋顶的飞了起来,最后不知道撞在了什么地方,枯草横飞,还有泥土从头顶上落了下来。

倒下去的时候他才看到,自己这是撞到了一个老式的土屋上,而且这还是有一大堆干草垛在这缓冲,不然这一下能直接把他撞死不可。

撞到土墙上后,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破碎,鼻腔和口腔里面憋了一口腥味的血一直上不来,后脑勺也在那土墙上撞得满眼金星,像是被人敲了闷棍一样。

次代种那震耳欲聋的吼声在他的耳中也时响时灭,虽然他成功地打退了这么多波丧尸,但最终还是被这一只次代种用一招给制服了。

他看到那次代种站在他的身前,右臂上的等离子切割刀点亮,看来这次这次代种完全没有打算给他缓和的余地。

但这样的攻击速度,要是以前的他的话完全能够躲过去,但现在他不光感觉内脏都已经破碎,好像连骨骼也不属于他了,他想要动弹,但好像浑身扎满了尖刺一样,丝毫动弹不得……

装甲次代种已经在他面前高举起了等离子切割刀,圣金重狙已经被他丢在了遇袭的位置,现在他的身上只剩下了仲裁者,而他却偏偏没有任何力气抬起胳膊来。

就算他抬起来了,装甲次代种的力量也不知道比他大出多少倍,他依旧敌不过眼前这个强壮的怪物。

等离子切割刀切割空气的声音响起,他甚至都闻到了空气中那一股烧焦的味道。

就在等离子切割刀即将切下来的时候,他那嗡嗡作响的耳朵里好像还听到了一丝杂音,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幻听,只是觉得,自己这次真的要挂这了,而且还是这般无助,纵使心里再怎么不想死,但他的身体兴许已经被这装甲次代种杀死了吧……

等离子切割刀砍下来的那一瞬间似乎是时间被延长了一般,他迟迟没有等到那种死亡的感觉,相反地,他耳朵里的那股杂音竟然愈发地清晰起来,这也让他确定了,这不是幻听,而是有人骑着一辆破自行车朝他骑了过来!

这是他的骑士?就算没有刺眼的光芒、没有震撼人心的bg、没有成千上万的呐喊助威者,但他出现的时机是这般的完美,方雾寒那满是金星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一束光从黑暗中现身。

那束光骑着一个“吱吖”作响的老式破旧自行车,嘴里跟他一样发出卖力的“嘿咻”声……

就算他的骑士现在什么都没有,就算他的骑士看起来甚至还有点low,但这人就是他的骑士……

“方雾寒!躲开!”那人骑着自行车一跃而起,直接用前轮压在了那装甲次代种的脸上。

致命的等离子切割刀贴着方雾寒的胳膊切了下去,高温在方雾寒的衣服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灼痕;然后等离子切割刀直接砍在了地上。

自行车上的人从次代种身上跳了下来,次代种暴怒地用左手的超合金利爪横扫过去,像是切菜一样将那辆老式自行车拦腰切断,看起来就像是随手撕开一张纸那样简单。

“杨枫?你……你怎么来了……”方雾寒支支吾吾地说着,那口憋在喉咙里的浓血终于吐了出来。

杨枫没有理他,而是朝着生化八卦阵的方向跑了过去。

方雾寒不知道他要去干嘛,他刚要抬手叫住杨枫,却发现那只次代种又已经对着他抬起了超合金巨爪……

“方雾寒!”杨枫在他身后吼了起来,方雾寒的身子早已瘫软,他借势翻滚,躲过了次代种的一记重击,然后看到了杨枫从地上捡起他的圣金重狙来朝他扔了过来。

方雾寒继续借力朝前滚了过去,像是小孩子在床上玩耍一样在脏兮兮的泥巴地上打滚,他没能完整地接住圣金重狙,只是抓住了枪架。

次代种反身巨爪横扫,圣金重狙一瞬间变成一面金色的盾牌挡在了方雾寒面前,随着一声清脆的崩断声,装甲次代种的三支超合金利爪全部崩断在方雾寒面前,随后金色盾牌合拢,变回了重狙形态。

“可以啊!”杨枫在后面欢呼,方雾寒上膛,这是一发空枪,但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伤害也足够了!

长达两米的蓝色火舌像一把雷电长矛般贯穿了这装甲次代种的胸口,超合金的装甲崩裂的碎片到处都是,甚至有的还深深地插进了一旁的泥土墙里。

那装甲次代种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上那个足够方雾寒钻过去的巨大血窟窿,上一秒还充满戾气的眼睛里顿时被无数的恐惧填满。

身后响起了响亮的鼓掌声,他回过头,看到杨枫正一脸惊奇地看着他。

嘴角微微上扬,再次上膛,以最后一抹微笑终结了装甲次代种的恐惧。

这一次他的枪口终于对准了次代种的脑袋,蓝色的火舌贯穿过那被超级装甲覆盖着的脑袋,那些装甲像是铁锤下的玻璃瓶般碎裂,而装甲后面的部分则直接被轰成了一滩血雾。

“厉害啊兄弟,怪不得敢自己独闯敌营,原来这把枪这么厉害!”杨枫一脸不可思议地走了过来,而方雾寒则从他的脚步声中听到了一丝极轻的、不和谐的因素。

方雾寒猛地将头转向了次代种那摇晃着的即将倒下的身体,随着他骤然放大的瞳孔,圣金重狙一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盾牌将他罩在了后面,杨枫条件反射似的俯身翻滚,在火光中滚到了方雾寒的身后。

硝烟散去的时候,他俩已经坐到了一个坑里,这只装甲次代种似乎携带着一个威力强劲的自爆装置,这样的情况人体是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如果没有圣金重狙,方雾寒兴许早就死了几十次几百次了。

而这一次,圣金重狙也救了杨枫一命。

防护罩虽然帮他们挡下了绝大部分伤害,但火光最后还是将他们蔓延了过来,同时还有那些要命的烟尘。

最后,两人边咳嗽边相互搀扶着走出了这片废墟,次代种身后那栋土屋也在爆破下变成了一堆废墟,其威力可见一斑。

“说吧……你自己来干什么?”杨枫擦了擦被火光熏得炭黑的脸,一脸无奈,像是个刚到中国的非洲小哥,黑黑的脸上浮现出了大大的疑惑。

方雾寒看到这一幕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杨枫看样子也是憋了许久的笑了,终于在方雾寒的带动下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别笑……哈哈”杨枫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终于坚持不下去了,跟着方雾寒俩人傻子似的笑了起来。

“我来……试试能不能救下几个人来。”方雾寒的笑容突然凝固,像是变脸。

杨枫的笑也在半秒后戛然而止,两人像是表演变脸剧般配合。

“救谁?怎么救?”杨枫又变成了那种面瘫脸。

“能救谁就救谁,因为我只有一张净化符,而且不一定管用,只能试试,不行的话就走。”方雾寒说。

“走,我陪你试,我要把那张符给师傅,你说什么都不管用。”杨枫说。

“那些元素帝王给谁都行,我跟狄修索交情深不一定代表我现在一定要把唯一一张符给他,因为他们现在都是丧尸,我能不能接近他们还是问题。”方雾寒说。

杨枫的眼睛里闪烁出一丝精芒,“你撒谎,你有两张净化符,你以为你那一下真的把我撞傻了?虽然确实撞晕了一会,但不至于傻掉。”

“哦那你可真是个戏精,那我听你的,能给狄修索就给狄修索,不能给……也由不得我,我能贴谁身上就贴谁身上。”方雾寒说。

“尽量还是给师傅。”杨枫像是钻牛角尖一样固执地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给狄修索?”方雾寒满脸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知道你也想给他,你只是在这里跟我杠而已,到时候你肯定第一个找他。”杨枫说。

“行了行了,别犟了,他们过来了,我还是那句话,能贴给谁就贴给谁,反正不一定管用,这种符以前是给小动物用的,他们可不是小动物。”方雾寒说着,给圣金重狙上膛,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俩回过头,看到了一束太阳初升般的光芒从生化八卦阵区域升起,那些元素帝王借助自己的魔法力量腾空而起,他们最终将空洞的眼睛锁定在了方雾寒和杨枫身上,随后像是一群天使骑兵般朝他们飞了过来。

“开打了,你武器呢?”方雾寒说着,看向杨枫。

“在这。”杨枫说着,从后腰里拔出来了那把鞭刀。

“你把这么危险的玩意藏裤裆里?”方雾寒满脸都写满了“惊异”。

“不是裤裆,我在里面做了个小夹层,跟你的忍者布衣一样,好了别杠了,开打!”杨枫说完,振了下刀,软刀状态下的鞭刀瞬间变成了直剑,他俩一个上前冲锋,一个后排掩护,两个人俨然变成了一个无坚不摧的军团……

eshenjiiianye0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暮色神纪II:暗夜,暮色神纪II:暗夜最新章节,暮色神纪II:暗夜 读书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