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兄,臣弟敬你一杯!”一袭绛紫色麒麟纹的南宫轩突然站在南宫冽的面前,其他准备前来敬酒的官员一见,便又重新坐了回去。

南宫冽看了一眼面前的南宫轩,被褫夺了封号的南宫轩,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般高傲,倒是显得格外的恭敬。

幽幽的举起手中的青瓷酒杯,掀开薄唇淡淡道“川渝那边的事情倒是让五弟你费心了。”

“为父皇分忧,而臣弟应该做的事情!”南宫轩一口便将酒杯中的酒尽数喝下,随后便道“三皇兄此番宣布取消与大小姐的婚约,转而另娶二小姐为王妃,倒是真的很让臣弟惊讶。”

“是侧王妃!”南宫冽轻撇了一眼南宫轩,特意强调了一下。

南宫轩听后不由微微愣了一下“三皇兄这样,好像并不太愿意娶二小姐。”

“谁让本王犯了一个与你当初一样的错误呢!”南宫冽毫不避讳的说着,本身为了不让林婉月难做,他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南宫轩俊美的神色微微一变,继而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那三皇兄是打算放弃寻找大小姐了?”

“婚约都取消了不是吗?”南宫冽的话语中透露着几分慵懒,月夜寒江的眸光虽是望向舞台的,然而却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三年,三皇兄都没有放弃大小姐,怎么这才半年就放弃了呢?”南宫轩听后,如画的眉目轻挑了一下。

“听五弟的意思是,五弟还在找是吗?”

“当然,臣弟是真心喜欢大小姐,只是以前年轻,太过在意面子这件事,所以才会对绘锦作出那样的事情,现在想来臣弟很是愧疚!”既然南宫冽已经取消了婚约,那他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南宫冽收回目光,从而落在面前的南宫轩身上,看似很淡,但是却犹如泰山般沉重“你若是真心喜欢,为什么要在绘锦身上刻字呢?还是那两个字!”

南宫轩狠狠的愣了一下,他当初在林绘锦身上刻下那两个字,完全是借着酒劲,再加上心里的耻辱无处泄,所以才……

但是事后他便命人给林绘锦医治,现在她身上的印记应该很淡了才对。 “三皇兄,绘锦在新婚之夜被人劫走一整夜未归,这对臣弟可是一件奇耻大辱,甚至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当时臣弟意气风,自然受不了外面的流言和腹诽。再加上劫走绘锦的人,臣弟始终都找不

到,所以便将全部的怨气都泄在了绘锦的身上,但是这并不代表臣弟不喜欢绘锦!”当时的他可是所有皇子中地位和权势最高的王爷,自然是忍受不了身上有一点儿污点。

南宫冽听后轻扯唇角“五弟,有一件事本王一直想跟你说,希望你不要介意。”

“什么事?”南宫轩有些好奇的问道。

“当初在新婚之夜劫走绘锦的人,不是别人,是本王!”南宫冽薄唇一张一合,很淡的从嘴中吐出这一句话,那张冷峻的银色面具上满是邪魅的神色。

瞬间南宫轩的眸孔便剧烈的收缩了一下,手背上的青筋更是暴突而起,恨不得要将手中的酒杯给捏碎一般。

凌厉的低气压盘旋在南宫轩的周身,直让身旁的宫人们,偏体生寒。 “本王来到辽城之后,遇到了不少好兄弟,他们知晓此事之后,便日夜赶路,终于在五弟成亲当晚赶到了。所以还希望五弟你能够多多理解。毕竟本王这边刚受伤,你就让父皇取消了婚约,与绘锦拜堂

成亲……”南宫冽薄削的唇角抿着一抹淡笑的弧度,嘲讽意味异常明显。

“当初本王的性子虽是软弱了点儿,但是不代表本王没有脾气!”

“三皇兄……”南宫轩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这三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中挤出来的“绘锦知道这件事吗?”

“绘锦知道了又如何?他们只是将绘锦劫走,然后找了个地方藏起来而已,什么都没对绘锦做。真正伤害绘锦的人是五弟你啊!”南宫冽慢条斯理的摇晃着酒杯中的酒,随后便启口,一饮而尽。

“三皇兄……你为什么要跟臣弟说这些?”南宫轩眸心欲裂的看着南宫冽。

“让你体验一下本王当初的痛楚!”南宫冽却是很淡的开口,继而语气邪佞着道“知道当初本王为什么会在朝廷上放你一马吗?”

南宫轩的身体狠狠的震了震。

“因为我想要你亲眼看着本王登上那个你一直都望眼欲穿的位置。”南宫冽冷冷的开口道,摇红的烛影将他那双邪佞、残忍的眸子照亮。

直让南宫轩全身的气血都涌在了脑海中,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突,原本俊美如斯的面容上满是狰狞和可怖。

“你做梦!”因为巨大的愤怒,南宫轩的声音突然拔高,一下便惊动了周围的人,而坐在位上的皇上自然也注意到了。

南宫冽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继续喝着杯中的酒。

“轩儿,你这是怎么了?”皇上本来因为南宫冽的事情心情就不大高兴,这下又听到南宫轩恼怒的说出这句话,更是惹得皇上的不快。

南宫轩立刻跪下身道“儿臣刚才正与皇兄汇报川渝的事情,情绪一时激动便说出了这句话,还望父皇赎罪!”

皇上便又将目光落在了南宫冽的身上。

南宫冽从容而又清贵的站起身“回父皇,五弟好奇儿臣如何攻打塔克塔族,儿臣便与五弟说了一二,五弟觉得儿臣这个方法太过天方夜谭,所以情绪一激动便不由的说出了口,还望父皇谅解。”

南宫轩抬起头朝旁边的南宫冽望去,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捏紧,直捏得骨节一根根泛白。

那锋利的眼神,恨不得将南宫冽的身体刺穿一般。

他有一种预感,他中了南宫冽的计了,他是故意激怒他的。

皇上听后不由点了点头便对着跪在地上的南宫轩道“轩儿,冽儿在辽城待了三年,用兵奇诡,从未打过一场败仗。你没上过战场,学到的也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怎能去质疑冽儿呢?”

“是,儿臣知错了!”南宫轩眸色一暗。 “父皇,五弟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之前一直都是大理寺卿,对于审案、断案有自己独有的一套方法,并且但凡被五弟审问过的犯人,全都会如实招来。所以儿臣有个不情之请,想要带着五弟一同出

征!”南宫冽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便掀开长袍跪下身来。

此时舞台的表演已经停了,丝竹乐器也停了下来,台下的大臣们自是将南宫冽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这谁不知道南宫冽和南宫轩两个人是宿敌啊,这南宫冽要将南宫轩带到战场上去,这分明是想要借机杀了南宫轩啊。 “一来可以让五弟看看儿臣说的方法是否天方夜谭,二来五弟这断案、审案的本事也可以用到军事上,这样也可以为儿臣省下不少时间!”不等皇上开口,南宫冽便再次道“儿臣以自己的人头担保,绝

对不会让五弟少一根汗毛!”

皇上一听本紧皱的眉头便略微的舒展了起来。

南宫冽和南宫轩之间不和,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南宫冽以人头作为担保,那南宫轩自然就不会有事。

并且此番让南宫轩前去,也可以让南宫轩从南宫冽手中分出点儿兵权。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宫冽拥兵自重,日后威胁到他皇上的地位。

“这样也好,朕便给轩儿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坐在身旁的皇宫本来想要阻拦,但是皇上却很快的做了决定。 所有人都明白那个戴罪立功是什么意思,即便南宫轩什么也不做,只要南宫冽打了胜战,那皇上起码会将一半的功劳记在南宫轩的身上,而他晋王的封号不仅可以恢复,甚至还会升为正二品亲王,与

南宫冽平起平坐。

“谢父皇!”南宫轩低下头,脸上的神色却依然十分的沉重。 “五弟,若是这次的行军路线被人泄露,导致本王打不赢这场战,那这责任可就要全归到你的身上了。”南宫冽偏过头,压低了声音在南宫轩的耳边道“所以,五弟你和母后两人还是别费心机了!这场

战,本王志在必得!”

南宫轩听后犹如冬日里的湖水兜头浇来一般,让他从头到脚寒到了骨子里。

从他给南宫冽敬酒的那一刻开始,他就落入到了南宫冽的圈套中,并且无力挣脱。

南宫冽,你究竟是怎么知道他们会在此次战役中动手脚的?

他和母后两人一直都暗暗的准备着,就是想要南宫冽打不赢这场仗,但是现在南宫冽却要他随军出征,那么这一场战败了的话,那么承担这一切后果的人便也只会是他。

甚至还会被扣上通敌卖国的罪名! 一簇簇烟花骤然在夜空中绽放,朵朵绚丽,瓣瓣似画,直将天空装扮的耀眼而又绚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读书哪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